主页>> T新生活 >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 >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发布日期: 2020-06-26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图、文/破点POINT

走入北投的巷弄,复古的街道两侧尽是一栋栋老式平房,让人彷彿错觉时光倒置。「路力家器具」的工作室便位于一处迂迴小巷之中,推开工作室的旧式木纱门,一踏入屋内旋即闻到空气飘散着木头的天然香气,环顾室内摆设,尽是一件件温润暖调的木作家具,其中一座结构简约的木架上,摆放着一个个静谧雅緻的陶作器皿。无违和共处一方的木作与陶器,将彼此的美好加乘展现,建构出一股质朴纯净的空间体验。

带着暖暖笑容前来打招呼的陈奕夫、许家毓,两人分别为路力家器具的木器与陶器设计师。促使他们于2014年创业的动力,是于一次参访丹麦着名木作工坊「PP Møbler」时,看到工匠师傅们即便多年来做着同一件事,仍旧充满无尽的热情与骄傲,当下所受到的震撼与感激之情成为两人的创作信念,盼能将这股职人精神带回台湾、体现于生活,而日用的器物就是最好的传递媒介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木器设计师陈奕夫(左)与陶器设计师许家毓(右)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木器与陶器相互衬托出对方的质朴美好。

Q:两位分别开始接触木工、陶艺的契机是?

陈奕夫(以下简称陈):由于之前在科技业工作,公司的设计皆有固定的产品语言需要遵循,为了推陈出新,经常处于节奏快速的设计循环中。忙碌的生活型态下,促使我嚮往回到一个比较单纯的状态,加上原本就喜欢自己动手做,便于假日闲暇时,去到位于新北市林口的「怀德居木工实验学校」边做边学,渐渐对木作的形体和结构产生兴趣。

许家毓(以下简称许):我则是原本从事塑胶射出相关产业,由于客户需求以及成本考量,产品的设计多为功能导向,受到外观上不能有太多个人特色的限制。陶艺算是下班后一种纾压的兴趣,由于陶土本质柔软、可塑性强,仅需双手便能随心捏塑喜爱的形态,十分有趣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 墙上挂设的木作工具,方便取用。

Q:决定将兴趣转为职志、并创立品牌的经历过程是?

陈:接触木作后,开始不断尝试做出自己喜欢的家具样貌。大约在2013年左右,当时已将现在路力家器具「Y系列」的桌椅做出,并和朋友一同参加展览。于此过程中,逐渐有了想要自己成立品牌的念头。

许:其实是很冲动的决定,也有一部分是因缘际会。在我们有了自创品牌的想法时,刚好现在位于北投工作室的前任屋主决定要结束营运,因为空间不错、加上又有木工机具,我们便与他讨论接手工作室的相关事宜,更加确立想要自己创业的决心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器皿上头装饰的优雅花草,是花艺设计师Selena Huang的创作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手作陶器的特色,就在于每样器皿皆为独一无二。

Q:木工与陶艺创作时的思考脉络分别为何?

陈:以木作来说,通常是先考量外观的型态以绘出草图;接着挑选适性的木材来製作。像是作品中的「Y系列」,一开始是观察到一根竹子裂开时,分歧处的线条十分优美,加上当时想要尝试「曲木」的製作工法,便向此延伸设计。

许:陶器的话,我会先去描绘、设想作品的样貌,接着依据想要呈现的效果来选择土质、塑形的方式、适宜的釉药、以及窑烤的规划处理。由于陶土含有的成分皆不同,于上釉时会产生相异的化学变化,甚至烧陶时火侯的温度与时间也会影响最终的结果,每一步都须缜密考量,才能尽力达到心中理想的陶器形态。

在「TEPPEI ONO」这部作品集中所刊载的125件作品中,我所感受到的是,透过器皿,在至今的人生中,作家一心一意、无比真挚的身影。「为何而活?」器皿持续地如此提问。我将全心地理解接受此提问,将它视作富有生命的道具,持续使用这些美丽的陶器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正式手作前,结构与形体皆须经过缜密计算。

Q:对于木作工艺技法,你的做法是?

陈:我们主要是将传统的技术重新排列组合。木作的步骤普遍是一样的,取料、裁切、组合、磨砂。木作家器具製作的方式,皆在尊重传统技法的前提下,将结构性的部分做一些变化,既达到家具该有的结构强度,又能与现代家居生活相契合,这也是我看到的趋势。

随着传统技法的演进,以及耗材与加工机具的推陈出新,一方面增进了製程的效率,同时也大幅提升木作的品质。举其中「胶合」的例子来说,现今的技术已熟成到当一块拼接的木板受到重击,它不会从胶合处断开,反而断在木料本身。在技术不断革新的浪潮下,如何秉持手作的基础,将好的想法跳脱现有技术的束缚,是我们持续挑战的部分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陈奕夫坚持选取木材最适切的部分,反倒是种善待木头的方式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製陶的每一步过程皆须不断地记录学习。

Q:在陶作工艺製程上,有什幺心得?

许:製陶的每个阶段,只要稍有些微差异的处理方式,皆会影响到陶器最后烧成的样貌。像我刚开始学陶作,一直摸索不到方向,曾在各大陶艺教室上课、或是在家看YouTube影片自学,但其实每个国家、每个师傅的手法皆不同,还是要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式。

当学习製陶技艺到一定程度后,会发现要控制陶土实为不易。纵使我们普遍称这项技术为「陶艺」,听起来似乎是门艺术,但它骨子里却十分讲究科学。单看陶土的类别,就分有多种不同的矿物成分和组成比例;上釉方式也有分成喷釉、涂釉,不同的上法会改变釉药面积与厚薄度,皆影响着烧陶时产生化学反应后的颜色变化。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路力家器具致力发掘「美」的多种表达样貌与可能

回归初始的质朴工艺

透过对手作的坚持,沿袭传承台湾的传统工艺。

Q:对两位而言,「手作」传递的价值重要性为何?

陈:机器生产的一切基础,皆来自手作。当然机器可以协助完成一些人力无法所及的事情,但自己动手做的过程中,遇到问题尝试去变换不同的解决办法,时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新可能产生,未知的惊奇,这就是手作的魅力。更重要的,是台湾有许多经验丰富、技艺纯熟的老师傅,这些都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重要资产。

我们透过对手作的坚持,希望将传统工艺传承下去,替现今工厂的产业断层稍尽绵薄之力。一样美好物件的製成,也许大众看来需要耗费更多心力与资源;但相对的,若能让欣赏它的人使用十几、二十年,反倒是延续了物件生命,无形中善用了这份材料。路力家器具的精神,即为带着一颗感激的心,尽力发挥每样事物的最大价值,展现于日日所见的生活之中。

看更多《破点 POINT》文章

想即时获知最新设计新知动态,欢迎加入《破点 POINT》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