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D生活区 >我所选择的投资之路 (1) >

我所选择的投资之路 (1)

发布日期: 2020-07-10

对一位投资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什幺?是盘感?新闻?分析技巧?还是明牌?

我认为,最重要的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投资风格,如果没有做到这点,不管学得再多,都不可能获得优异的投资绩效。所以在定期发表的「市场短评」及「投资组合报告」中,我都会花很长的篇幅来说明我的投资策略,我也相信,比起我在文章里提到的股票,各位应该会更想了解背后的投资理由与思考逻辑,从釐清我的投资风格的过程中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

事实上,从踏进投资世界以来,我不断在修正自己的投资风格。不管在哪个领域,只有持续寻找自己的盲点,并勇于推翻过去的自己,才有机会能突破自我。

记得在 2007 年初,我买进人生中第一张股票,那就是现今人人喊打的力晶。当时的我,或许就跟在电脑前面阅读这篇文章的朋友们一样,喜欢从报纸、杂誌中寻找「趋势」,看到微软 (Microsoft) 推出的新作业系统 Windows Vista 将推升 DRAM 需求,也不管消费者对这款系统的评价如何、DRAM 产业的供需情形、个别厂商的竞争力,就决定买进力晶,并以为自己能从「趋势」中捞上一票。

后来 DRAM 产业的发展,证明当初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,要不是停损得早,如今很可能是血本无归。

无独有偶,当时买进的股票,每一支都有同样的下场,像是茂硅、华上、璨圆……。这几家公司各拥太阳能、LED 题材,都是当年被大家视为「趋势」的热门股,但如今回头一看,没有在这些股票上赔到钱,真的是非常幸运。能在茂硅连续跌停之前出清持股,扣掉手续费还小赚几块钱,除了「运气」以外,我想不到更符合事实的解释。

然而,我最庆幸的不是没有在这些股票上赔到钱,而是我在踏进投资世界不久后,就放弃这种投资方式。若非如此,我的投资很可能还是建筑在「运气」上,并且在行情好时以为自己很有选股能力,在行情不好时把责任推拖给盘势及运气。承认自己是运气好才赚钱,很不容易,但如果不这样做,就没办法正视「运气」对投资绩效的影响,也就无法把投资绩效中的「运气」成份降到最低。

之后我开始使用「财务比率分析法」,也就是类似猎豹财务长的那套分析法则,并配合学术界主张的分散投资。但成效还是不彰,在不犯错的情况下,投资绩效顶多跟指数差不多,如果偶尔犯了些小错,就会成为败给指数的原因。

在这段期间,我碰到了百年一见的金融海啸,之后又戏剧性地回升,赔钱、赚钱都是没有参考价值的,「时势」才是决定绩效的最重要因素。真正的难关,在于指数回升到六千多点,全面性大涨的气势不再,盘面回归个股、族群表现。

此时,我喜欢投资一些冷门的稳定配息股,这可能是刚经历过金融海啸,还有点惊魂未定的关係。但这套投资策略很快就面临了问题,由于公司的成长动能不足,以及知名度不够,股价表现通常不会太好,这些股票的预期报酬率大概会等于股息殖利率。虽然,其中有些股票表现不错,像是神脑、中磊、佳格,但那只是碰巧挑到高殖利率又兼具成长潜能的公司,不能视为这套投资方式的功劳。

我也发现了「停利」、「停损」的盲点。假如公司的真实价值远高于股价,我们却坚守「停利」,以为自己是在坚守纪律,后面等着我们的往往是更大一段上涨;反之,坚守「停损」的下场,很可能是股价触底反弹,然后一去不回头。虽然有些时候,「停利」、「停损」对投资绩效是有帮助的,但我们根本不可能事先确定「停利」或「停损」的结果会比「持有」更好 (甚至还有交易成本的负担),既然如此,何必多此一举?

另外,我发现依据「财务比率分析法」来选股,只是根据某种技术分析指标进行操作的变种,也就是打着「价值投资」大旗的投机者。「财务比率分析法」过于简化,我们根本不可能从中深入了解一家公司,这跟葛拉汉的实际做法是有很大的出入的。葛拉汉在研究证券时,是希望透过各种公开资讯来了解公司的经营情况,就像是在阅读一本故事书,而不是根据几项简化的指标来判断公司的投资价值。

有鑒于此,我对自己的投资风格做了非常大幅度的修正。首先是推翻「财务比率分析法」,详细推敲财报细节,从中寻找蛛丝马迹。其次,我推翻了对「风险」的定义,认为以过高的价格买进股票,或是买到经营不善的烂公司,才是投资真正面临的风险。第三,既然要买股票,就要买产业内最有竞争力、最有成长潜能的,绝对不要「老二哲学」。

由于媒体的渲染,「财务比率分析法」已经广泛被投资人所使用,只要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就无法提升投资绩效,这是投资世界万年不变的準则。投资世界是很残酷的,有人赚得比平均值多,就会有人赚得比平均值少,想要赚得比别人多,就要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。有些人说我的分析过于深入,没办法投观众所好,这是很弔诡的说法,如果深入分析有助于提升投资绩效,又何必投观众所好?

目前投资界普遍将股价波动视为「风险」,所以投资人很不喜欢股价下跌,但如果把「风险」的新定义作为投资依据,则可以大幅降低股价下跌对心理的负担,坚信眼前的亏损仅存在于帐面而非实质,甚至把股价下跌视为买进的绝妙机会。在这种情况下,将能更有效掌握「危机入市」的要诀,并且把眼光放在公司长远的现金流量,而不是短期的亏损。

我也抛弃了过去专挑冷门股的投资方式,就算目前有些持股的成交量不大,知名度也不一定高,但这些公司几乎都是产业内的佼佼者,未来也还有很大的成长潜能,而这些成长最终将会反映在股价上。

我坚定相信,未来我的投资风格还会再做出某些改变,不断推翻今天的自己,以求在未来获得更大的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