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V生活卡 >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 >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发布日期: 2020-07-13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在本届里约奥运上,来自南非的25岁选手Caster Semenya,可能是最富争议的运动员。按赛程计划,Semenya将在本週晚些时候参加女子800公尺田径赛。

Semenya引发争议的地方在于,虽然性别显示是女性,但没有子宫或卵巢,取而代之的「染色体异常」和「体内睾丸」,且她体内的睾酮(一种雄性激素)含量是正常女性的三倍,接近男性水平。

关于Semenya能否参加奥运女子800公尺赛跑,争议一直不绝于耳。

那些认为Semenya不能参赛的人认为,如果让这样的「双性人」参赛,几乎是稳夺金牌。在2009年和2011年田径世锦赛中,Semenya分获金银牌,2012年伦敦奥运则拿到银牌(有人观看比赛和研究录影后认为她在放水)。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2009年8月,国际田联对Semenya曾进行了一次性别鉴定。经检测,Semenya同时具有女性和男性的生殖器官,是一个双性人。经过反覆磋商和讨论,国际田联认为Semenya「属于女性」,可继续参加女子项目比赛。

国际田联这次鉴定,在南非和世界都引发过一场轩然大波,南非政府和人权机构等认为这种检测是一种歧视。国际田联曾因此道歉并指出,Semenya并非滥用药物者,也没有任何刻意欺骗,其面临的是医学上的遗传问题,是一种出生缺陷现象。

在讨论Semenya是否能够参加女子项目比赛时,各方都必须小心翼翼,要幺陷入「政治不正确」的困境,要幺就会对其他女子选手「明显不公平」。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一种观点认为,让Semenya参加奥运,能体现奥运精神。但这种说法的悖论在于:如果其他女子选手通过各种手段获得Semenya体内睾酮含量标準时,她们会被禁止参赛。

而且,给Semenya开启大门后,会不会出现「双性人」主宰女子体坛的时代?在国际体坛,Semenya并非唯一的「两性人」,还有很多,比如德国女子网球的Sarah Gronert(19岁时已做男性生殖器切除手术)、奥地利速降滑雪选手施奈梅(后来做了变性手术以男性身份参赛)、2014年中国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女子七项全能冠军小楠……

如果不让Semenya参加奥运,又会陷入歧视嫌疑——毕竟Semenya天生如此,没有做错什幺,且社会学和生物学定性,Semenya都是女性。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Semenya在接受媒体採访时曾抗议:「作为一名运动员,我被迫接受莫须有的侵略性检查,经受了关于身体最亲密和最隐私部位各种检测。」(编者注:据报导,Semenya接受了长达两个小时的一堆医生的围观、检查和拍照)

此前,国际上曾发生「双性运动员」因外界压力自杀事件。

南非政府官员也跳了出来指责田径界和国际田联,对他们「如此对待从南非北部贫困小山村走出来的年轻运动员感到震惊」。

在各种压力下,国际奥委会药物委员会出台了一项新规定,运动员只要其体内雄性激素水平低于男性,就能参加女性竞赛。这一规定几乎就是为Semenya量身打造的,所以Semenya重新获得了参赛机会。

再过几天,Semenya将在里约奥运田径800公尺赛场上亮相,能否打破「最难打破的世界纪录」——1983年前捷克斯洛伐克选手Kratochvílová在慕尼黑创造的1分53秒28?

上个月,Semenya在摩纳哥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1分55秒33。但很多人都认为,她跑得非常轻鬆,根本没有尽全力去跑,否则破纪录易如反掌。

无卵巢雄性激素高,同时有男女生殖器,奥运最具争议选手将登场

既不希望被人看低,又想证明自己实力,还怕因「性别」再次引发争议,所以,Semenya在很多比赛中都表现得「怪异」——领先→落后→再领先→再落后……跟那些拼了老命跑的选手不同,Semenya总是显得相当轻鬆——最起码从表面看是如此。

也因此,过去的国际大赛中,Semenya似乎更喜欢拿银牌而不是金牌。这届里约奥运,Semenya会如何展示和证明自己呢?拭目以待。